载入中 ...
收藏 3
收藏 1
收藏 0
收藏 0
收藏 7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慈祥的外婆,每一个慈祥的外婆都有几样拿手的好菜,用来招待她心爱的儿孙。

这样,就算儿孙们长大了,老人远游了,无论何时何地,就如记忆中最温馨的那一刻,我们还能籍一桌熟悉的茶饭,热热闹闹,端碗举箸间,穿越时光再度团聚。

外婆生了七个儿女,一直独居。逢年过节的家庭大聚会就显得格外隆重。满满几桌饭菜得由儿女们张罗,唯独这道辣椒鸡,外婆必定亲自下厨,在她手脚还利落的时候,总是在头几天晚上就开始准备,把小煤炉放在床榻边,一把葵扇慢慢摇着,先把一大锅辣椒酱熬好,在聚会当天,再配上新鲜的土鸡,焖成一锅乌亮酥软的辣椒鸡。虽然辣得我涕泪交加,它却是外婆留给我最甜蜜的回忆。后来,外婆更老了,眼力和体力都慢慢不行了,掌勺的任务交给了二舅,二舅在配料和熬煮方式上做了一些改进,味道更上层楼,连外婆自己都很满意。再后来,我们离开了家,外婆离开了我们。家庭聚会便失去了轴心,也就慢慢的没有人去张罗了,只是那一桌子的难舍的亲情和四溢的香气,永存回忆,从不曾远离。

离家千里的北京,因为水土的不同,原料的颜色味道也发生了变化。我只能试着因地制宜,再度革新。

鸡肉斩小件,越小越好,切几片姜铺面上,不用腌。
热锅热油,一把掰碎的干辣椒洒下去,在红色转焦之前,把鸡肉倒入。
接下来就是勤力翻炒这一锅鸡肉,因为不能加水,不加任何调料,必须不断翻炒,防止糊底。直到鸡肉自身的水份被完全逼出,略带焦黄,油脂沁出。
洒点酒,再炒,待酒精味散去,只余米香之时,倒酱油。
最好用深色酱油,老抽太甜,普通酱油就很好。酱油主要用于着色添味,所以还得铺以一小勺盐。
继续炒,炒到酱油味散去,肉香溢出。在锅底拨出一个小池,加一把泡好的香菇,黄花菜,马蹄粒,然后重新把鸡块覆上。倒入一大碗水,水要完全没顶。盖上盖,转文火,慢慢焖。
慢慢焖,慢慢焖,等待鸡肉慢慢把一碗汤水慢慢收汁。让香菇马蹄把酱汁吸饱,让酱汁把鸡肉焖软至酥。让回忆慢慢浮现眼前。

外婆特意嘱咐过,起锅前三分钟,洗净一把小葱,打个结埋进去。到一碗辣椒鸡上桌,这根吸饱了个中滋味的葱结,最值得回味。
收藏 4
  • 菜娃 菜娃
    碗像古董
  • ecstasy ecstasy
    碗很漂亮,碗里的东西更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