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丽珍 苏丽珍的相册 / 2012.4.3-4.8香港暴走

浏览方式:   缩略图详细 • 故事 • 画报
1
2012.4.3-4.8香港暴走
(49张照片 | 185289次浏览 | 10个人收藏 | 2条评论,我要评论)
1

1

4.7 阴 大澳

有这样一对夫妻。男的在路边摆摊修鞋,各色破损的鞋在男人的敲敲打打左补右钉下,总会焕发一次新的生命;女的在路边帮人钉钉纽扣纽扣缝补衣服。
2

2

000044370016-1

000044370016-1

4.4 迪士尼 晴转多云
米奇金奖演唱会?

福老师一脸稚嫩,唇红嫩白的小脸蛋,频频招惹目光注视。
000044380012-1

000044380012-1

4.5 雨

去见小布丁的途中 (文字添加中。。。。
等一首歌的时间

等一首歌的时间


有一天你什么都忘记了,连回家的路都变得模糊,你就坐在台阶上,等我。哪儿也不要去,不要慌不要怕。我一定会找到你,带你回家。
有一天我什么都忘记了,连回家的路都忘得干净,我就站在原地,等你。即使我什么都有可能忘记,但一定会记得你。你对我笑,露着牙,透着傻。


000044330007

000044330007

亨利,你看这还蓝吗
000044380025

000044380025

3号我独自前往香港,你在杭州忙着会议。这天,我们总共通过2个电 话,并且已有几日未见。
香港这座拥挤的城市就连呼吸都倍感困难,穿梭在人潮涌动的旺角街道,我在这样茫茫一片潮海里找不到你。
下午3点,在阳光里晒干了恐惧,余一丝想念,寄往你的天空。
旺角黑夜,谁都不知道的想念和各式孤寂。原来,在繁华的城市里,没有你,我那么无助那么恐惧那么懦弱。找不到方向,回不了家,迈不开步伐。
轻轻哼一首没有名字的歌,唱着唱着,就坐在台阶哭,顾不得旁人好奇的眼光。
一个人回宾馆的路上,风很大,灯火依旧通明。蜿蜒幽深的巷子却好似盘踞着恶魔,经过巷口时,浑身会颤抖。多怕从里面蹦出一头猛兽,拖住我的脚踝,把我拉向深处。
我只是想见你,想呆在有你的地方。听你说话,感受你牵我手时的温度。靠在你身上,扑通扑通,数一数你心跳不紧不慢的节奏。
活着,不为日升日落。活着,只因你还活着。说多余的话写多余的字, 那都因为我害怕
还有好多来不及说来不及做,假若我不在了,你是否能明白,那多一天的日子里便多了一份对你的眷恋。
志明与春娇

志明与春娇

4.5
香港街头不能随意抽烟,P先生揣了五包利群毫无用武之地。每每他点燃一支香烟,我便惊恐万分地对他说:“这里不能抽烟,要罚钱。”他镇定地看看我,深吸一口,白色烟雾打在我脸上。扬起一脸的不在意,“大家都在抽”。
推理总在晚餐后

推理总在晚餐后

这是什么场景?我怎么都想不出来这样一张照片是在什么情况下拍的。从角度上,有可能是被偷拍的。那么我和胡老师又是在看谁????

!!!!!!!!!1悬疑片加推理剧嘛?
44220035

44220035

那,这里是调节闪光的。
哪里?
就是这里,你按一下,就可以把闪光关了。
哦,按这里是吧。
对。
那我用这个拍,你用什么?
看看,我还有禄来。
那你其实是把负重交给我了?
。。。。。。我在教你如何投身文艺界
!!!!!!1我已经在文艺界了,好不好!!1
44220027

44220027

两个女人的对面一定站着两个男人。
44220023

44220023

第一次把自己搞丢,那是在好些好些年前。没有高楼没有大厦,随处都是幽深的小巷,我不记得如何把自己弄丢,但记忆深刻的是黑暗里的彻骨寒风。没有声音没有光亮,在弯曲如迷宫的小巷里寻找出口,摆动手臂跑的气喘吁吁,仍然冲不出去。
放学后的钟声一响,大家一窝蜂跟着家长回家了。我沿着别人留下的痕迹去找自己回去的路,大手拉小手的情景随处可见。
你往前走别回头

你往前走别回头

她把我拉到身边,整了整我的书包带子。望着我对我说:“去到姑姑家要乖,不要闹。橘子都放你包里了,看见姑姑要叫人,嘴巴甜点。”她望着我,眼眸很浅,浅浅的褐色里面似乎都瞧不见我的影子。
说完话她领着我过了马路。十字路口的中央立着交警台,我总是很喜欢跑到上面站着,手舞足蹈乱指挥一通。但她拽着我,我挣脱不开,没法跑到交警台上过把瘾。

过了马路,她把我往前一推,我正要转身,她说:“别回头,一直走。走到底看见一扇大铁门,进去就是了。”
其实我很想回头,看看她,可我害怕,害怕转身她就不在原地了。
我只能往前,只能听见她在我身后一遍遍地喊:“你往前走,别回头。”

我知道的,我不在你的心里。你把我推出去,让我自己走一条长长的路,孤独黑暗开心快乐都是属于我自己的附加物。你要的不是我的依赖,你只是要我往前走,走出你的视线。

我走了,不回来了。

你也多多珍重
000044370030

000044370030

“哎呀别掀我裙子”。。。。

这样会不会比较有梗
消失的年华

消失的年华


十几年前,你还是住在运河边上的小孩子。整日和隔壁的水果强还有鸭子李一起玩,你们游荡在运河的每一个角落。看着运河上满载货物的船慢慢穿行在河面上。
水果强家里是卖水果的,那时候没有提子火龙果一类的新鲜货,大多是苹果、香蕉一类。托水果强的福,你经常有快黑掉的香蕉或者粉粉的苹果吃。去他家买水果,每次零头几毛的也都给你抹掉。
爸爸那个时候跑船运输货物,穿梭在各个城市里,每次一去就是一星期。妈妈要上班,没太多时间管你,你便自己打发放学后的日子。
刚升初中,男孩子们都渐渐生出青青的胡渣,你的下巴上也冒出几朵。时常用手摸一摸,心里骄傲的像只小孔雀。
你以为自己长大了,站在运河边,也看的比以往更远了。可是来来往往的船只,没有你熟悉的身影。
水果强念初中后,开始迷上“混社会”。跟着各色“大哥”出入各种场所,虽说是大哥,也就十几来岁的高中生。油头粉面,穿着不合适的衣服,纽扣还故意扣错,露出青嫩的皮肤。
水果强自打跟了“大哥”后,整个人立马像打了鸡血一样,血槽蹭蹭涨了大半。整日胆气十足的说要泡哪个哪个姑娘,谁谁敢欺负你就剁了他的手。
可是有一次,你和水果强还有鸭子李去溜冰,溜冰场上和另一拨人冲突起来。一开始对方只有2个人,水果强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冲上去就破口大骂,还怂恿鸭子李干架。你冷眼旁观,仿佛这一切与你无关。对方寡不敌众,留下一句“你们等着,我去喊人去”就走了。鸭子李还沉浸在成功里不可自拔,你拉着水果强退出了溜冰场。
回家后,水果强大方地请你喝了一口可乐,你抹着嘴,回味着刚才的沁凉。
“鸭子不会有事吧,还留在那做什么。”
“不会有事。。。。的吧。”
水果强不敢肯定,他沉默一会,又派你回溜冰场探察情况。
彼时你已经高过水果强,他站在你身边就像小学生一样,连对你说话都要仰着头。

穿过一条小河几条小街,你熟门熟路的摸回了溜冰场。水果强则在外接应。
远远的你就看见一大群人围着鸭子李,密密麻麻的,你后来回忆这场面,都说颇有陈浩南的风范。你一个人镇定自若走向人群,人潮就突然让出一条道来,你望着前方的“大哥”,丝毫不怯弱。后来你又补充回忆道,其实无非是你根本没有时间害怕。
大哥拉过你,让你坐在椅子上,问你先前有没有打他小弟。
大哥粗壮的手指上戴着金光闪闪的戒指,指头随意往前一指,人前一个满脸是伤的矮子在那捂着脸啜泣着。
“没有,我没有打他。”
“那是谁打的?”
你紧抿着唇,半晌不说话。大哥的手遂又搭在你肩上,瞬间你就感受到了沉重。
耳语几句后,大哥放你出去,让你把场外的水果强也叫进来,你点点头。茫然地走了出去。你都忘了瞧一瞧鸭子李,也忘了清点这溜冰场里多少人。
你走出大门,过了马路,一直走一直走,也忘了叫水果强
你就这样走回了家,然后关上门,睡到了第二天。
我问你,后来怎么样了。你说,后来你也不知道了。水果强和鸭子李怎么都不肯告诉你。只说,也要去找上几百号人再杀回去。
000044360010

000044360010

000044330008

000044330008

尾巴

尾巴

坐在他对面的时候,我想起了你。店内灯光橙黄昏暗,翻看菜单时略有点心不在焉。一面因为对面坐着的人,一面因为想起了你。当我正在想你在北京正在干什么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P先生发来消息说想我了。
看,我在想你的时候也正在被想念着。
啤酒杯里的泡沫一颗颗冰凉脆弱的在我嘴巴里慢慢消失,有稻草还有小时候河边长的杂草味道。我不断说话的样子,被你看见你会觉得我太生动还是太好笑?
“我寂寞寂寞就好。。。”这歌我最近一直循环,并不为着寂寞,只是觉得寂寞和孤独像一对作伴的朋友。它们都有伙伴,我自然也有。
去大澳,在拥挤的小街道遇见一直黑猫。一直凝望着我,不躲不避。如若它开口我一定会觉得它会说话,它没有防备我,只微微冷淡看着我,好像看每天飘过大澳天空的云。每一朵有相似,每一朵都不同。
小时候,一遇见落单的猫,忍不住跟在后面,抱回家。我想如若碰上和我一样落单的,一定不要留下TA独自呆着。我愿意和它们作伴,一起看那个小城市里的吵闹繁华衰败的模样,直到有一天有力气可以跑出去。
捡了一直白猫回家,让妹妹的奶奶养着,养着养着就变的很胖,再也不如从前伶俐好动。每次挪一步,都特别费劲。再后来有一天,竟然见不到那只白猫,他们说,它跑了。
我找了好久也没找回它。它变得那么胖,走路那么慢,如何能再在外头独自过活。和其他野猫打架也只会输得一败涂地。
我担心它,却又害怕自己。如若一天我离开了这个城市,会不会也在外面保护不了自己,甚至把命丢在了外面。
索性,我年纪还小,能想象的有限。
你问我,想起P先生是什么样子。
我只要一想起他默念他的名字,就不自觉地笑。心脏会略快,嘴角上翘的拉也拉不平。假若今天阴有雨,我会不高兴,但接着我想起他,就会觉得,这样的坏心情并没什么大不了。如若天空没有太阳,那他自然就成了我的太阳;如若空气变得稀薄,那他自然是我的氧气;如若我迷了路回不了家,那他自然会找到我带我回家。
你说这个世界,有什么东西会一直长在你的心里,撑起你狭窄的心房,让你窄小的世界豁然开朗,让你的阴霾过往通通变得晴朗?
他是我活着的力量。你知道的,对不?
不过,我有他,依旧会想你,自然也还有另一个人。
这个世界很大,又很小。你的圈子里,即使现在只有那么几个,终究,还会有新的住户进来。
拒绝并不是件好事,多数时候,我们应该学会不抗拒。
愿,安好如夏日最暖阳光。

你在看我的时候我也在看着你

你在看我的时候我也在看着你

人来人往

人来人往

运河那里的老宅当时都是工厂里违章建起来的房子,住着的都是当时厂里的工人。小伙伴互相间也都因为住得近,所以彼此间都有自己的小圈子。你和鸭子李是邻居,年龄相仿,来往久了,便越来越密切。
在人群里如果看见一个白白嫩嫩、高高瘦瘦的男孩,那就是曾经的鸭子李。 念书很差的鸭子李,一直是全校最末一名,时常被老师留校补习,可惜了那时候一心想要扶持他的老师。鸭子李辜负老师悉心栽培的方式,就是退学。
那天早上他没有出现在教室里,他的位置空荡荡的摆在那,直到一个星期后被收走。
老师在一个星期后宣布鸭子李已经退学,同学们并没有多少惊讶,大家都已经收到了小道消息。
你其实更早知道鸭子李要退学的事,他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打算去做“鸭子”以此来养活自己。在念书期间他也已经有了打工的经验,还怂恿你一起跟他去学校附近的小饭馆端盘子。
出于莫名的兄弟义气,你便和他去了那家小饭馆。饭馆真的很小,只摆了十张桌子,但来往客人却很多。油腻腻的桌面,湿漉漉的地板,你就在这里开始你的第一份工作。
每当有菜出来,你就必须到厨房间里把菜端出来,送到客人桌上。当时你才初一,瘦瘦高高,并无多大力气。一次端两盘菜已经是你的极限,还要小心翼翼绷紧神经才可以成功把菜端上桌,速度就慢了许多。干了半天,你就受不了而打退堂鼓。我想那时候,你根本不知道“打工”是什么概念,你以为端盘子很简单,却在实践中发现,那时候的你能做的确实有限。
鸭子李对于你临阵脱逃也 没说什么,就在你走了的当天晚上,他也放弃不干了。
学校他也打算不去,于是开始琢磨着下一份工作做点什么好。不知道从打听到,说当鸭子收入可观。据说是离运河不远有一家舞厅,那里盘踞着许多寂寞少妇。
鸭子李被怂恿的心痒难耐,一听说这活不累,钱也来的快,立马就开始着手准备行当。在准备前往舞厅的当天,他拉着你一起去了朝晖那边当时很火热的商场,大手笔置办了一件风衣。在当时这是一大笔款项,那件风衣绝对有burberry的范。
彼时正值夏初,阳光不算猛烈,只暗暗发作。鸭子李穿着又长又厚的风衣,穿梭在老运河旁,获得无数艳羡的目光。头发也用头油擦的锃亮,还随手抹了一把在你头上,务必把你也打造的焕然一新。
这进舞厅做鸭子,还得给舞厅每日五块的入场费,无论当天是否开工,这钱都不退。一入夜,四周灯火渐渐点亮,城市的夜也开始躁动。鸭子李便去了舞厅,开始他做鸭子的生涯。
由于不是周末,他也就没说服你一同前往。你惦念着太晚回家会被妈妈骂,便目送他走入了夜色里,四周莹亮的灯,照在他新买的风衣上,说不出来的潇洒。你说你是第一次看他穿风衣,也是最后一次。
鸭子李去舞厅做鸭已有时日,听他说还搭上了那里很有经验的老鸭。对方传授了他许多绝技,也从他那得到了几包香烟,权当学费。周末终于到了,鸭子李打算带你去看看眼界,看看做鸭子是如何场面。他还花言巧语想要说服你也去客串一把。即使你当时也已经略有姿色,高挑瘦弱,但你并无任何心思由人变动物。赶紧拒绝了他,只说去看看眼界。
去舞厅得换服装,不能让人瞧出稚嫩的模样。于是你便换上了你唯一条西裤,那是你的至爱,花了你45块,你总是折的服帖收在衣柜里,唯有过节才舍得拿出来穿一穿,这次为了去开眼界,你是下了血本。配上衬衫,穿上皮鞋,擦上头油。你两就出门了。
舞厅分两层,大厅是男女搂抱在一起跳舞,二楼则是鸭子们聚集的地点。大多鸭子都围聚在二楼,找个视野好的地方,从上往下打量着舞池里的女人。
那个时候很多少妇都会去舞厅跳舞打发时间,鸭子李把你带进舞厅便独自去搜寻猎物。你拿出你仅有的十块,买了两瓶酒,一瓶给鸭子李,一瓶拽在手里,这酒不敢喝,直到离开仍然被你握在手里,你手心出的汗几次险些让酒瓶跌落。舞厅灯光暧昧,男女搂搂抱抱是件寻常事。你的心跳的猛烈,这个世界你从未探索,只觉得的特别刺激。比小时候抹黑去公园吓唬那些不规矩的情侣还要来劲。
鸭子李在二楼呆了好一会,便下楼来找你聊天。那天夜里,只有一个少妇给过鸭子李讯号,鸭子李和对方走进舞池没一会,便回来了。
你问他怎么回来了,他说“那个女的想包我,出的价钱不错。可我带她去舞池灯光一看,太丑了。”
你不知道对方究竟怎么个丑法,但在你看来,倒像是对方对鸭子李没多大兴趣。
后来,你两便回家了。
之后,鸭子李的鸭子事业开展的如何你也就不再知晓。零星听他自己提及,好像有几个少妇对他有意思,他挑了几个不错的,做成了生意。
如今怕是你已经明白这生意的具体内容,而那时,你说你对此一无所知,总觉得鸭子李在撒谎。
你的舞厅经验更是缄口不提,总怕被妈妈发现,招来一顿骂。
你说你不叛逆,青春期的成长过程里,也并无过激行为,但是住在运河的那段时光里,确实有那么几个个性的小伙伴。虽然他们并不优秀,在今日看来甚至略有恶习,但那也算的上一段记忆。
记忆被你掩埋的太深,在人来人往的如今,你也只是想要拿出来,回忆一番。

听说你最钟爱的浅色西裤,在去舞厅开眼界的当晚,不幸牺牲。
你站在一楼舞池旁,一手拽着酒瓶,一手点着烟。烟一直燃着,烟灰长长的直到火熄灭。然后不堪重负的烟灰洒落,刚好落在你的西裤上,带着零星火丝的烟灰成功在你的西裤上留下了个窟窿。
你说当时发现裤子上破个洞,你差点落泪,心绞痛不止。事后舍不得丢弃这条裤子,顶着窟窿照旧穿了好几年。
我听你这么说,忍不住就握紧了你的手。如若我能跑回过去,我一定会给你买条新裤子。如若我能跑回过去,也许还能目睹你和报纸毛 鸭子李还有矮子向后来的故事。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