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8日,又拍网社区业务将关闭维护:详情请见 公告说明

饭饱先 饭饱先的相册 / 罗马(Roma)

浏览方式:   缩略图详细 • 故事 • 画报
斗兽场,罗马城的象征
罗马(Roma)
(199张照片 | 6420次浏览 | 2个人收藏 | 0条评论,我要评论)
永恒之都罗马是本次行程的首站,在那里我们追寻吉本的足迹,亲身探寻古罗马的历史遗迹,感受基督教艺术的魅力。
2017年7月
提图斯凯旋门

提图斯凯旋门

这座门还有一点对于犹太人非常重要,在拱门内壁上雕刻着现存唯一的对耶路撒冷圣殿器物的描绘:灯台和小号。其中的灯台图案被用作以色列现在的国徽。
帕拉蒂诺丘俯瞰

帕拉蒂诺丘俯瞰

帕拉蒂诺丘是罗马七座山丘中位处中央的一座,也是罗马市里最古老的地区之一,古罗马就是自此坡地中心向四周发展而成。在此可以俯瞰古罗马广场(Roman Forum)。 贵族们都想方设法在此造房筑屋,而代代君主们更是在此兴建越来越奢侈的宫殿。但在罗马衰落以后,帕拉蒂诺丘因年久失修,日渐荒芜。今天的帕拉蒂诺基本为皇帝图密善(Domitian)的行宫遗迹而复归。
帕拉蒂诺丘俯瞰

帕拉蒂诺丘俯瞰

罗马遗迹广场全景。古罗马遗迹广场是古罗马时代的城市中心 ,在公元前7世纪首度成型,原为伊特鲁里亚人的埋葬场,随后扩展成为罗马共和国璀璨光辉的中心。公元4世纪以后,它的重要地位逐步丧失,直至沦为牧场。中世纪时为了修建新的宫殿、教堂和纪念碑 ,大量石料和大理石被窃,罗马人而非入侵的野蛮人才是真正拆毁罗马城的罪魁祸首。这片废墟其实最早是被破砖乱瓦覆盖,到十九世纪才被重见天日。 由于人们在文艺复兴时期对一切古典事物重燃旧爱,广场再次成为艺术家和建筑师们提供灵感的地方。18和19世纪,人们开始系统地挖掘广场遗址,该工作持续至今。
Basilica di Massenzio(马克森提斯与君士坦丁巴西利卡)

Basilica di Massenzio(马克森提斯与君士坦丁巴西利卡)

如今保留的三座巨大的穹顶,是广场上最大的建筑物。这只是当年建筑的一侧,后来又叫君士坦丁教堂。 该建筑是由马克森提斯于公元308年开始兴建,米尔维安桥之役他战死后,胜利者君士坦丁一世继续于312年完成。“巴西利卡”一词源于希腊语,原意是王者之厅,一般为长方形高大建筑,主入口开在长方形较长的一条边上,比如之前看过的戴克里先浴场改造的天使与殉教者圣母大殿。后来基督教沿用了这种建筑形式,但把主入口开在了长方形较短的一条边上。后来罗马教廷在术语中将巴西利卡作为拥有特殊地位的大教堂的称号,因此我们在罗马会发现一些大教堂叫Basilica,一些小教堂叫Chiesa。
Tempio di Antonino e Faustina(安东尼诺-福斯蒂纳神殿)

Tempio di Antonino e Faustina(安东尼诺-福斯蒂纳神殿)

广场上保存最完整的纪念物,这是西元2世纪中叶(150 年前后)五贤帝之一的皇帝安东尼.皮乌斯为纪念他的妻子福斯蒂纳而建。安东尼皇帝的经历很特别,他是哈德良皇帝妻子的亲戚,幼年丧父,由祖父抚养,祖父死后又由外祖父收养,结果外祖父死后他继承了祖父和外祖父两家的财产,成为古罗马最富有的人之一。成为元老院正式一员后,为哈德良所赏识,哈德良许诺让他做继承人,条件是他死后要让更年轻的马库斯.奥利略做皇帝。哈德良用这样的方法指定了隔代继承人。安东尼自然答应了条件,他就任后就宣布奉哈德良为神,因此得到元老院的认可,送给他一个名号Pius,音译为庇护,实际意思为孝顺。
Colonna di Foca(佛卡圆柱)

Colonna di Foca(佛卡圆柱)

古罗马广场的中心标志,是共和国时期广场内部主要市场和聚会地点。圆柱应该属于始建于公元前42年的凯撒神庙(Aedes Divi Iulii) 一部分,在罗马元老院追封恺撒为神之后,屋大维为他的养父修建了神庙,如今圆柱仍在原位孤立地伫立在废墟中,神庙早已没了踪影。
农神(萨图尔努斯)神庙

农神(萨图尔努斯)神庙

该庙在古罗马时期是用来存放国家从各次战争中掠夺来的珍宝等战利品的。在它的下方延伸着一面残缺的砖墙,这是古罗马时期演讲台的遗迹,名称来自青铜战舰的喙形舰首(在战斗中用来装机其它船只的金属撞角)。这些舰首曾是用来装饰演讲台的战利品。带喙形舰首的舰船在罗马战胜迦太基,成为新地中海霸主的一系列海战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三根柱子是 Castor and Pollux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神庙

三根柱子是 Castor and Pollux卡斯托尔和波吕克斯神庙

Castor and Pollux 是希腊传说中人物,他们是兄弟两个,是双胞胎兄弟,但又同母异父,共同的母亲是斯巴达王后Leda。传说希腊众神之首宙斯暗恋斯巴达王后 Leda,化身天鹅引诱 Leda 孕育了 Pollux;作为王后,Leda 还为国王Tyndareus 孕育了 Castor。因此这对双胞胎虽然一起出生,但是 Pollux 是神,Castor 则是人,同时这对双胞胎兄弟还是特洛伊的海伦的哥哥。
沉稳而坚毅的眼神,准确传达出古罗马的时代精神!

沉稳而坚毅的眼神,准确传达出古罗马的时代精神!

什么是真正的罗马艺术?我想位于卡比托利欧丘顶端的博物馆里也许能找到答案。这尊成像于共和国早期,以共和国首位执政官卢修斯.朱尼厄斯.布鲁图斯(Lucius Junius Brutus)为原型的青铜头像,是古罗马遗留头像里最为庄严的一尊。他表明罗马人不是沉迷于神话与传说中的梦想族人,而是真正的务实者,专注的是残酷的现实,诸如战争与生意,以及政治和谈的进退之道。这是一直务实而进取的罗马精神的最佳浓缩与化身!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君士坦丁大帝巨型头像。低调却藏品丰富的博物馆绝对是此次罗马之行的超级惊喜!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青铜版本的母狼喂养罗慕路斯与雷穆斯兄弟像,是罗马城,乃至整个罗马国家的象征。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Cospaly大力神赫拉克勒斯的康茂德皇帝,他是“五贤帝”之一的马库斯.奥利略皇帝的独子,罗马帝国衰亡始于其在位期间。卡比托利欧博物馆是古希腊、罗马时代雕像收藏大本营,罗马帝国诸帝的胸像基本上一网打尽,让人目不暇接!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

古罗马时期的动物塑像朴实无华,形象生动。
马库斯.奥理略皇帝骑马像

马库斯.奥理略皇帝骑马像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五贤帝之末的马库斯.奥理略皇帝骑马人像,被誉为西方艺术史上最富有美感的骑马人像。由于被误认为基督教保护人的君士坦丁大帝像,这座罗马帝国时代青铜巨像神奇且幸运地完整保留至今。巨像原本矗立于卡比托利欧广场中央,现移入博物馆收藏保护,原地取而代之以复制品。
马库斯.奥利略皇帝骑马像

马库斯.奥利略皇帝骑马像

垂死的高卢人

垂死的高卢人

垂死的高卢人(Dying Gaul)是古罗马时的大理石雕像。它是罗马人仿造一件希腊化时代的雕像,原作品已失落并被认为是青铜打造,可能在前230年 - 前220年之间由帕加马国王阿塔罗斯一世委托某位不知名的艺术家制作,来庆祝国王在击败小亚细亚的加拉太高卢人。
雕像表现的是一位垂死的加拉太人战士,作品逼真写实,尤其是脸部表情,它很可能有上色过。另外,他有着典型的高卢人发型和胡子,且全身裸体,脖子上仅戴着高卢式金属颈环(torque)。战士坐在他的盾牌上,他的剑和其他物件散落在身旁,他手撑着地,似乎想要站起来再战,表现出一位不甘屈服的战士形象。希腊艺术家以反向的心理雕塑出敌人这种形象,宣扬出统治者击败高卢人的英勇和伟大。
卡拉瓦乔难得的“温柔”之作

卡拉瓦乔难得的“温柔”之作

卡拉瓦乔的作品总是血腥大胆,充满张力,这幅收藏于卡比托利欧博物馆的作品是难得一见的“温柔”之作。非常期待接下来在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将会欣赏到的波提切利作品。
卡比托利欧丘的沉思

卡比托利欧丘的沉思

Arco di Septimus Severus(塞维鲁凯旋门)

Arco di Septimus Severus(塞维鲁凯旋门)

塞维鲁皇帝 Severus 在西元200年左右率军越过两河流域,击败了帕提亚人,占领其首都。这是罗马帝国两百年全盛时期的尾声,塞维鲁皇帝之后,几乎整个三世纪,罗马被内乱和外敌入侵所困扰,这是所谓“三世纪危机”,直到差不多一百年以后,戴克里先皇帝 Dioclesian 和君士坦丁皇帝时期才稳定下来。这道拱门四面主要的浮雕上刻有战斗的情景、胜利女神等。它旁边那个带有三个大窗户的房子就是古罗马的元老院。
元老宫俯瞰罗马遗迹广场

元老宫俯瞰罗马遗迹广场

本次罗马行程的小遗憾是未能参观波各赛美术馆,但从备选的卡比托利欧博物馆得到弥补。这个博物馆不仅汇集了古希腊、罗马雕像(几乎所有共和国时期执 政官、护民官和皇帝胸像均在列),而且由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基于共和国时代国家档案馆地基改建的元老宫还提供俯瞰罗马遗迹广场的完美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