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就去做,撑死了再读四年书而已。